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牛大丑风流记(6~7)

牛大丑风流记(6~7) - 牛大丑风流记(6~7)

(六) 重

作者:aqqwso


    大丑已决定离开这家厂子,在没有找到新工作之前,还不想辞职。

    这几天一有空,他便出去找工作,象他这样一个既无才干,又无学历的,想找一份好工作,还真困难,找了好多份,都不成功。

    当他来到学府路时,正赶上一家服装城招保乾,应聘条件并不高,其中有一条是身高一米七以上,相貌端正。

    大丑对这条有点犯嘀咕,身高不成问题,端正嘛,不大好说,但他还是鼓足勇气报上名,想试试运气,万一成了呢,这月工资千元以上,活儿也不累,比在那厂子出大力要强多了。

    报名处设在楼下门口,一张桌子,高高的大伞下坐着一位靓妹,二十出头,微圆的脸上,洋溢着青春气息;明媚的大眼,笑吟吟的,非常灵动。她穿着薄薄的小背心,胸部鼓鼓的,因为开口低,站她面前可瞧见里边深深的乳沟,以及黑胸罩挡不住的一大部分乳房。

    报名的人不少,每个人报名时都见到里边的春光,有的人眼睛直闪光,直咽唾沫,那靓妹毫不在意,早就习惯了,心说:你看也白看,你也摸不着。

    当大丑报名时自然也见到了,但他只瞥了一眼。他现在已非吴下阿蒙,对女人的肉球已有一定的定力,不象初来乍到时大惊小怪。

    当他报出牛大丑三字时,旁边立刻有人笑起来。那靓妹也觉得这名特别,擡头瞅瞅大丑,心说:这模样也来报名,倒挺勇敢的,只是有点自不量力。

    大丑报完名,很认真地盯了靓妹的美胸一眼,心说:这样的货色,在女人中算是上等了,只是没福气摸摸。她男友肯定幸福死了,摸着这样的奶子,插着小穴,一夜抵得上一年。自己这德性,近不得身,只好等下辈子再说了。

    他叹着气离去,按规定,在三天以后接通知,凭直觉他知道自己可能没戏。

    时间还早,他不想回去,他想去看看松花江,顺脚上了开往道里的线车。

    车上人很多,接踵摩肩,大丑挨着一位超短裙的少妇。他的下部正贴在少妇的屁股上,屁股不算大,很圆,形状很美。

    车一动大家身体也动,大丑的下部也在动,加上少妇身上的香气不时扑来,大丑的家伙迅速地变成大棒,硬硬顶着裤裆,也顶着那少妇的屁股。

    因为衣料薄,少妇自然感到了他的强硬,想向前动一动,无奈人多,寸步难行,这肉棒磨得她发痒,使她想起与老公在床上大战的场面,小穴便湿润了。

    为了使自己能平静下来,她身子一转,本来左手拉着把手,现改为右手,两人基本上是脸对脸了。

    大丑看见一张秀气的白脸,泛着微红,有几分眼熟,好象在哪儿见过;胸衣薄薄,里边是小小的粉色的胸罩,胸罩也薄,隐隐可见奶头的影子。

    大丑只觉心里格登一下子,一走神,赶得也巧,线车猛地一剎车,大丑握拉手握不住,身子向前一冲;惊慌之下,他本能地两手向前,正推在少妇的胸上,推得很实,明显感觉到乳房的大小和弹性指数,手指占了便宜还卖乖,还伸缩几下。

    大概抓得过力,少妇啊的叫了一声,大丑赶紧放手,脸上有点发热,真怕少妇会破口大骂,但少妇只是瞪他一眼,把身子改为侧身。

    大丑心怦怦乱跳,不敢看她,思想里回味着那乳房对自己神经造成的冲击。

    下了车,大丑想快点离开,少妇拦住他,叫道:“牛大丑,站住。”

    大丑一惊,心说:她怎幺认识我。

    “你不认识我了吗?好好想想,在初中你给谁写情书来着。”

    大丑望着她,愣了几秒钟,才恍然道:“你是班花。对呀,是你撕了我的情书。”

    班花笑道:“是我撕的,是我不对。可你也不能那幺报复我呀。”说着,抚一下自己的胸部,“你抓得我好疼,你小子是故意的,想不到你这幺记仇。”

    大丑连忙摆手,尴尬地笑道:“天地良心,我不是存心的。”

    班花嗔道:“不是存心的,那你还伸手干嘛,还嫌摸得不够呀,要不要再摸摸?”

    吓得大丑赶紧手放下。

    班花见他的窘态,格格地笑起来,说道:“你还是没变,还是挺老实的。老实好,现在你这样的君子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   两人随便谈了一些话,班花说:“今天我有要事要办,改天咱们聚聚,把校花也叫上。”

    大丑问:“她也在省城吗?”

    班花说:“可不是嘛,人家现在混得比我好。这是我的名片,拿着。快告诉我你的电话。”

    大丑说了,班花从手腕的套上掏出手机把号存好。

    班花说:“我得走了,改天请你,拜拜。”走两步突然回头,微笑道:“下回见面,你再非礼我,我可要告你性骚扰了。”

    大丑向她礼貌地挥着手,也笑了,笑得憨憨的,只觉得她笑得很美,红红的双脣微启,皓牙白而齐;面上春光灿烂,充满成熟风情。

    班花不愧是班花,比当初那个黄毛丫头迷人多了,不知道这样的尤物每天都陪着什幺样的男人睡觉。

    拿起名片,原来她在银行上班,是个出纳,那一定很有钱吧?以后找她好好谈谈,大家叙叙旧。校花最好也见见,看她变成什幺样了。

    他来到步行街,这里没有汽车的喧闹,大家踩在石子铺成的路面,在一种宁静中,梳理自己平时淩乱的思想,感受着城市中不可多得的另一种静谧之美。

    听说以前这一片俄罗斯建筑很多,现在看到的,都是中味十足的现代楼房,大概当年的老毛子的东西,早就安息在历史的长河中了。

    过了友谊路,望江边来,防洪纪念塔高高地立着。九八年大水,这塔是立在水里的,在全市人民以及官兵们的努力下,总算战胜了灾难,使这座名城转危为安,因此,今天的人们才能又来到这里,饱览自然风光。

    这里人很多,场上有照相的、大声吆喝着,还有成群的鸽子在低空飞着,在地上文静的挪动。靠江边有画师,现场作画,十元一张。江边有台阶,多数人坐在上边望景,宽阔的长长的松花江,静静无声,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动,对面墨绿的一带,自然是太阳岛了,也看不见什幺,只见到一些建筑的一角。

    大丑注意的是江中的一片沙滩,离岸不远,沙滩上的游人,有的人在骑马,有的在开小车,更多的人在游泳。他们租了小帐蓬,在里边换好衣服,才出来下水。大丑见到一些少女在也在其中,不时听见她们年轻的悦耳的笑声传来。

    大丑花三块钱,坐船过去。打算瞅瞅泳衣女郎们,在沙滩上,他东张西望,看到不少苗条女性。泳衣是好,把人的身材暴露无遗,遗憾的是,这里的泳衣太落伍了,都是只露四肢的,为什幺没有三点式呢?三点式才能让人心跳加速呀。

    冷不丁见到这一幕:一个少妇在换泳衣,下边完工正摘胸罩呢,一边已好,吊带上肩,正摘另一边,那幺巧,胸罩一掉,一只雪白的小巧的乳房露出来,让大丑看个正着,他正要观察一下,很快吊带挂上了,看不见了,大丑暗暗骂娘。

    又了望半天,没什幺喜人的风景,他象一只没头的苍蝇,到处瞎转着。转来转去,转到一伙学生跟前,一些男生女生正坐在大布上有说有笑。

    大丑扫了一眼,向旁边拐去,没走出几步,只听后边有人柔声叫着:“大丑哥,是你吗?”

    大丑身子一颤,这好象小雅的声音,他一回头,一个穿泳衣少女高兴地望着他,面上几分羞涩,眼中充满柔情,正是与他有过一次亲密接触的小雅。

    大丑过去抓住她的小手,说:“小雅,又见到你了,真好。”

    小雅身后一片哄笑,小雅顿时脸红了,回头白了他们一眼。

    大丑放开她,小雅说:“等我一下,马上就来。”说着,跑回去跟他们说着什幺,然后钻进一个帐篷里。

    那些同学都把目光射过来,男的眼里是怒气,女的眼里是好奇。

    很快,小雅穿了套白衣出来。

    一个瘦脸大吼道:“美女,你走了,我们还有什幺意思。”

    小雅笑道:“还有几位美女陪你呢,我先走了,不用担心我。”说着,奔大丑来了。

    大丑冲学生们笑笑,领小雅走了。

    小雅嘴一撅,说:“你来这儿都快两个月了,也不来看我,是不是早把我给忘了?”

    大丑说:“哪有的事,我老是想你。只是混得不好,不好意思去找你。”

    小雅说:“跟我还那幺见外嘛。只要能看到你,我就高兴了。你混得好赖我不管,要不是我打电话给家里,还不知道你跑这来了。要不是今天碰上你,还不知哪辈子能见你一面呢。”说着,眼中有了泪光。

    大丑赶忙安慰她:“我这两天正打算去看你呢。我想等到新工作一落实,就找你去。”

    小雅问:“什幺新工作?你现在在哪里干活?吃得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,乾得不顺心吗?”

    大丑耐心地回答着。

    两人上岸,小雅问:“我们去哪里?”

    大丑想想说:“当然是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了。”

    小雅听大丑的,大丑先把她领到一个饭店,简单地吃了一顿。

    小雅又问:“还去哪里?”

    大丑在她耳边低语:“当然是找个地方休息了。”

    小雅的脸马上红如苹果,羞不可抑,敏感的少女自然知道“休息”的深意。

    她连连摇头道:“我才不去呢。”

    大丑哈哈一笑,拉起她就走。

    附近有旅店,大丑一问价钱,答说两人一夜一百。

    “这幺贵!”大丑没有被吓倒,可不能让人家看不起,他答应住了。

    小雅说:“别住了,换一家吧。”

    大丑说:“一百块算不了什幺的,钱不过是纸片子。”不由分说,领她进了房间。

    房间很宽绰,还有浴室呢。

    大丑说:“走,去洗鸳鸯浴。”

    小雅害羞,说:“你先去,我随后到。”

    大丑很快脱个光,说声:“我先去了。”

    小雅一下子见到那根挺起的大家伙,心怦怦跳,转过脸去。

    大丑坏笑道:“我等你了,你要不去,我会亲手抓过去。”

    小雅笑骂道:“你要死了,快去吧。”

    大丑这才走进浴室。

    大丑闭了眼睛用喷头淋了一阵,还不见小雅来,就叫:“小雅小雅……”

    小雅说:“别喊,别喊,我快来了。”

    又过一会儿,还没见影,大丑把头伸出浴室,见小雅正站在门外,身着内衣裤,羞答答站着,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。

    大丑一把拉过来,笑道:“咋不脱光呢,你要这样子洗吗?”

    小雅说:“不行,不行,别弄湿了,湿了没法回学校。”

    大丑说:“那脱了吧。”

    小雅不吱声,大丑搂过了她,擡起她的头,小雅笑道:“看什幺看,不认识吗。”

    大丑说:“你这样子真好看。”说着,低头吻她的脣。小雅闭上眼,带着紧张的心情,接受大丑的疼爱。

    她的脣很软,很热,大丑轻轻地碰着,舔着,生怕弄坏似的。

    大丑说:“宝贝儿,张开嘴好吗?”

    小雅乖乖的张开,大丑把舌头伸进去,攻击着她的香舌。小雅有了上回的经验,也大致懂得配合了,把舌头迎上去,任君品尝,两条舌头缠在一块儿,偶尔便传出轻微的唧唧声,令小雅难为情,但接吻带来的快乐使她慾火渐渐擡头。

    她的呼吸慢慢地粗重了,大丑的手也不失时机地活动起来,左手攀上高峰,温柔地按摩着;右手在屁股上磨蹭着,手指不时地在臀沟上按着。按得很準确,是女人身上最神密也最具杀伤力的双孔,按得小雅不住地抖动娇躯。

    随着温度的上升,大丑解开了小雅的胸罩,两个动人的尤物,象一对明月般照着大丑。她的乳房没有倩辉的大,但很挺,很尖,很秀气,奶头好嫩好红。

    大丑摸了几把,情不自禁地矮下身,用嘴脣亲着一个,手玩着另一个,把乳房亲得沾满口水。小雅身子扭动,喘息着,呻吟着,双手按着大丑的头,好象让他努力下去似的。

    亲着亲着,他的嘴下移,两手抓住内裤,向下褪。

    小雅很知趣的擡腿,内裤很快没了,小雅想并上腿,大丑不让,他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抓着,捏着……

    一张嘴抵在她的小穴上热火朝天地吻了起来,因为姿势不好,大丑让她坐在浴缸上,两腿大开,用手指拨动小阴蒂,把它拨得硬了起来,又把手指插入了小洞,时快时慢地抽动着,逗得小雅春水流了不知多少,小嘴也一张一合地浪叫起来:“大丑哥………你……害死我了……再这样下去……妹妹……会死掉的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来吧……”

    大丑问:“来什幺呀?”

    小雅不答,在他的耳朵上使劲拧一把,以示不满。

    大丑认为时机成熟,让小雅站起来,手扶浴缸,翘起屁股。

    小雅嫌这姿势羞人,有点为难。

    大丑说:“这幺干可舒服了。”

    小雅这才不情愿地那样做了,大丑见她做得不标準,上前指点,使其翘得更高些,腿分得更大些。

    从后边一看,结实的玉腿,圆圆的白屁股,茂盛的阴毛,流水的红穴,菊花般的小屁眼,都在最佳的位置上,构建着这完美的艺术。

    大丑的肉棒弹跳着,想必激动极了,他手持肉棒,用龟头在她的腚沟里磨擦一阵,才在小雅的浪叫声里慢慢挺入,小穴很紧,肉棒很粗,好在浪水不少,小雅没吃多点苦,龟头顶到底了。

    小穴把肉棒包得严严实实的,夹得大丑好爽,大丑深吸一口气,感受少女小穴的滋味,龟头痒痒的,暖暖的,比泡在温泉里还舒服。

    他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摸着,肉棒动起来,少女的小肉洞,随着动作,里边的嫩肉不时翻入翻出,煞是好看。

    小雅哼着,叫着,无比的快乐。

    大丑越插越快,两只手不太温柔地攻击她的乳房,小雅的声音也加大了,“大丑哥……你好……好厉害……妹子……爱你……爱你……永远受你……”

    大丑得意地笑了,肉棒把小穴插得哧哧响,自己的阴毛把小雅的屁眼刺得直缩,小雅摇着屁股直躲。

    大丑一见,插得更快,浴室之中,充斥着粗喘声,浪叫声,娇哼声,啪啪地碰肉声。

    大丑暗夸,少女的穴真棒,插进去真爽,使人快活的总想射出来。看来,玩穴还得玩少女。

    因为动作快,屁股肉颤着,乳房晃着,那风景妙不可言。大丑打开所有的感官体会着,他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神仙。

    当小雅高潮时,大丑没射,他让小雅搂住他脖子,双腿盘在他腰上,自己站立着,抱着她的嫩屁股,挺起肉棒,一下一下猛干着。

    淫水一缕缕的溢出来,缓缓地落地,小雅闭上眼,享受着性爱的美好。

    她也不时挺着下身,用下边的小嘴与大丑较量着。

    大丑一边插着,一边向卧室走去,到了床前,让小雅上身着床,自己抱着她的屁股,又是一阵痛击。

    “大丑哥………你真棒……你真是……我的剋星……妹子这辈子……都不离开……你……”

    大丑望着那对美丽的乳房,象风中的百荷不停地抖着,实是人间一大美景。

    插了几百下,才射了出去,射进小穴。

    少女受精液冲击不由叫道:“热死了……大丑哥……”

    大丑问:“哥哥乾得怎幺样?”

    小雅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快死了……”

    大丑拿被单给她盖上,抱住她,在床上睡了

(七) 抓贼

作者:aqqwso


    大丑醒来,怀中的美人正含情地望着他,脸上还带着动人的红晕。大丑微笑着,和她对望。小雅明显感觉到他眼中有“火”,不禁不羞又怕,一低头,把脸藏在他赤裸的宽厚的怀里。大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,说道:“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吧?”

    小雅问:“小时候有什幺事呀。”

    “你小时候,很喜欢吃糖。有一次,我爸爸与我拿了糖到你家去。你见到糖很高兴。我爸爸把糖举得高高的,逗你说要当我家媳妇才给糖吃。你生气了,鼓着腮帮子说:‘当就当呗。’我爸爸说,你要亲一下大丑哥才行。你毫不犹豫地在我脸上来了一下,满屋的人都哈哈大笑。”

    小雅擡起头,嗲声道:“大丑哥,别提那事了,人家羞死了。妈妈哥哥还有左右邻居经常拿这事开玩笑,真叫人受不了。”

    大丑叭唧在她脸上亲一口,笑道:“有什幺受不了的。现在你不已经是我媳妇儿了吗?你已经长大了,哥哥的家伙都叫你给吃掉了。”

    小雅大羞,又把脸藏到他怀里,嘴里急道:“大丑哥,你坏死了,你再这样我就不陪你了。”

    大丑嘿嘿笑着,摸摸她的屁股。

    过了一阵,小雅说:“都下午了,我也该回校了。你住哪里,我有空好去看你。”

    大丑说:“我住在厂里宿舍,不过我可能很快要搬出来了。这样吧,还是我去看你。你们校里有电话吧,告诉我号码。”

    小雅说了,又记好大丑的号码。接着她问:“大丑哥,这个手机挺漂亮的。你花了多少钱买的?”

    大丑说:“两千多块吧。”

    小雅惊道:“这幺贵呀,你哪来这幺多钱呀。我知道了,你用的是卖房的钱吧?”

    大丑笑笑,不置可否。小雅叹口气说:“大丑哥,现在挣钱多不易呀,以后可别乱花钱,有钱攒起来,留着以后用。”

    大丑亲一下她的小嘴,笑道:“遵命,老婆。以后我一定多攒钱,好把你娶过门。”

    小雅眯眼笑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接着下令,让大丑背过身。她要进浴室洗一下,再穿衣服。并三令五申,不準偷看。

    大丑大声答应:“知道了。”转过脸去,以手捂眼。他感到床一动,知道小雅要下地了,忍不住偷看。果然小雅下床,正穿拖鞋呢。那油光粉嫩的背,圆润美观的翘臀,悦目的臀缝,遮不住的调皮的阴毛。大丑只觉腹下火起,肉棒腾一下翘起来。他轻声呼唤:“小雅,来。”

    说着,自己也下床来,贴上小雅的娇躯,两手伸前,去攀登高峰,下身磨擦着小雅的屁股。小雅一震,那个火热的东西正在她后边作怪,小雅柔声道:“我要洗澡去了。”

    大丑说:“它也想洗澡,你摸摸看,它上火了。”说着,抓住小雅的玉手来摸。

    果然,是火了。硬得要冲锋陷阵。小雅心怦怦一阵乱跳。在大丑的揉捏下,她感到自己已然火起。大丑不管她怎幺想了。将她推倒在床上,自己两脚站地,上身压上去。用嘴叼住一只红樱桃,一只手在另一只乳房上尽情玩着。很快,乳头象花生米一样硬了起来。为公平起见,大丑轮流在双峰上做秀。

    “功夫不负有心人。”小雅很快娇喘起来,嘴里无助地叫着:“大丑哥……啊……你坏……啊……”

    大丑暗自得意,把身子往旁挪挪,只留一腿在她腿间,一只手迅速地下移,在阴毛上梳理几下,就滑入小溪。两岸娇嫩,溪水充足,那幺暖,那幺滑,手指享受着泉泡之福。为了不使那粒相思豆寂寞,大指不时安慰它,亲热它。

    小雅目光迷离,柔声叫道:“大丑哥……我……我好难过呀……你快……快点……别折磨我了……”

    大丑听后,立时把嘴移到下边,跟小嘴儿好一顿缠绵。小雅浪叫不已,春水源源不断,向外涌出。大丑猛劲地吸着,吃着。小雅软语相求:“大丑哥………你……快点进来吧……妹妹要疯了……”

    大丑逗她道:“快点叫点好听的。”

    小雅顾不上羞涩,大声叫道:“老公……老公……快来疼疼……你老婆……吧……”

    大丑很高兴,站起身,双臂夹起玉腿,大肉棒摇头晃脑,触了上去。在阴蒂阴脣菊花上扫瞄着,逗得小雅扭动不止。小雅生气了,坐起身照肉棒捏了一把,然后对準自己的门口;大丑一挺身,滋的一声,进去半截。再一插,挤出好多的水来。小雅“啊”地一声,一种充实的快感使她合上眼睛。脸上是无限的春意。

    大丑激动起来,舞动肉棒,插速加快,插得小洞“呜咽”不止,声音很是动听。

    大丑很满意,小穴含着偌大的棒子,本来有点勉强,幸好水多,不久便适应它的尺码。因为紧,大丑舒服极了。一阵阵快感由枪头传遍全身。他放慢速度,深吸着气,瞅着两人的结合处,阴脣一张一缩,不时流下口水。他感到无限的快意和骄傲。自己都大龄青年了,长相也差,居然能插到这幺美丽的少女的妙处,真是老天有眼。人生如果总在这种状态下持续,那是一种永恆的幸福。

    为了有趣,他还把肉棒拔出来,再猛地塞入;再拔再塞,细看那“小嘴儿”

    的样子,及小屁眼颜色。有时还把嘴伸过去,一阵吮吸。认真观察少女的反应,细细地感受她肉体的魅力。后来见到小雅有点撅嘴了,这才振奋精神,大肉棒以狂风暴雨的气势向少女开战。插得少女扭动如蛇,嘴里叫着,鼻子哼着。两手在自己的胸上抚着。

    很快,小雅叫道:“老公……我要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”

    大丑马上将速度提到极限,当小雅长声叫起时,大丑后脊一麻,扑扑地射了。一点不剩地送给少女。

    之后,大丑抱小雅进浴室,这回才真正的洗了一回澡。穿好衣服,大丑领她出去又吃口东西,找辆的士,亲自送她到校门口。大丑掏出二百块钱,低声说:“小老婆,拿去买点衣服吧。”

    小雅说:“我身上不缺钱。你自己留着用吧。”

    大丑不由分说,将钱塞进她手里。小雅怕他生气,只好接了。

    分开时,小雅无限深情地望他一眼,大丑冲她坏笑,朝她胸部瞄了瞄。小雅瞪他一眼,才笑着进校了。大丑直到她的倩影消失了,这才转身走路。

    “嘟嘟嘟”。手机响了。自然是倩辉打来的。她说,今晚她不能陪大丑睡觉了,今晚一些朋友约打麻将。她为大丑已经推掉好几回了,这次说啥也不能再推了,不能对不起朋友。

    大丑问:“在谁家打?是男的还是女的。”

    倩辉格格笑道:“亲爱的,很不幸,居然是女的,她长得很漂亮呢,改天我介绍你认识。”

    大丑乐道:“我认识她干嘛,我知道她是谁。”

    倩辉说道:“你不知道她有多迷人,比我年纪小,比我更讨人喜欢,大有来头。”

    大丑笑道:“她有什幺来头,难道是克林顿的女儿不成。”

    倩辉说道:“等我哪天再告诉你。现在得走了,不跟你磨牙了。亲爱的,吻你。”只听电话中传来“叭”的一声。自然是“吻”的声音了。

    大丑收起电话,心说这女的,总叫人恋恋不捨,除了美貌,也讨人喜欢。可惜是别人的老婆,要不然娶过来天天享受她的肉体可也不错。只是她能安分吗?

    会不会也给我扣帽子呀,还是小雅比较保险,娶老婆还得找这样的,至少不会红杏出 。

    男人最大的耻辱可是当王八。倩辉的老公居然能容忍她与别人乱来,这份坚强是一般人做不到的,想是爱她爱得疯了,那他为什幺不找个轻鬆的工作来做,好有充足的时间陪娇妻呢?

    大丑哪里知道人家夫妻之间的秘密。这种事不用他操心。自己也不是个好男人,也在给人家老公扣帽子,实在是不应该呀,不如改邪归正,从此与她一刀两断。想到分手,想到倩辉出众的美貌,高雅的姿态,对自己的关心、照顾,以及她在床上给自己带来的震撼力,实在是难下决心。看样子,只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   本来晚上没班,一个同事临时有事,让大丑替一下。大丑好说话,答应了。

    同事们都挺喜欢他,因为他善良,热心肠,性子随和。有一些老工人,见他一把年纪,连老婆都没混上,替他暗暗着急。有人拍胸脯,要替他物色女友,大丑哈哈一笑,并不答话。他心说,我是没混上老婆。但好多有老婆的人还没有我活得开心呢。一个人不为钱愁时,自然烦恼少了许多。世上的人有几个活着不是被钱支来支去呢?又有多少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呢?

    乾了半宿活儿,在煤堆上眯了一觉。早上回来,洗了把脸,钻被窝睡了。

    这个上午没有人烦他,他因此睡得很好。下午同事们商量好出去溜达。坐线车到“松雷”一带闲逛。

    逛得累了,大家一合计,找个啤酒屋去喝啤酒。至于谁掏钱,那也好办。在寝室老大的主持下,打扑克决定。打火箭的。他们共八个人,可以四人一伙,一伙出两人蔘战,一呆定输赢。按当地规矩,画王八的。一只王八的图案共八笔,谁先被画成,由谁做东。

    大丑扑克打得不好,没敢下场。他在旁边充当拉拉队,两方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   同时画到第七笔,在寝室老大的英勇拼博下,能掐会算下,大丑这方终于击倒对方。己方手舞足蹈,彼方垂头丧气,如斗败的公鸡。没办法,愿赌服输嘛。

    八个人在单间里意气风发,大杯畅饮。“哈啤”很出名,大丑在家不常喝,原因在于不怎幺好喝,跟佳木斯的“佳凤”差不多。可是省城的“哈啤”却不一样,真是清凉爽口。同样是“哈啤”,会有如此不同,想必自己在家时喝的,不是正宗的,可能是哪个分厂加工出来的。

    因为好喝,大丑喝了三瓶不止。数他喝得快。同事们想不到他酒量这幺好,不由刮目相看。

    喝了一会儿,大丑出来小便。不想最近下水道堵了,屋里怕有味,卫生间不能用了,要到外边厕所才行。小伙计告诉大丑,厕所要怎幺去。听来不大複杂。

    按照路线,出门上街,拐了几回,才来到厕所。原来不在地面上的,而在地下。地上是三面栏桿,一面台阶。台阶向下,尽头就是了。大丑心说,城市毕竟是城市,和我家乡是不一样。家乡厕所都在地上,一目了然,不远一个。这里可好,找厕所那个费劲劲儿,比找饭店难多了。

    小便过后,他非常舒服地回来。离喝酒处有三百米吧,只听有尖锐的声音叫道:“快抓住他,抓住他。”

    大丑还没弄明白怎幺回事呢,一股风从脑后吹过,原来是一个人飞快跑过。

    大丑回头一看,一个姑娘手里拎着鞋追赶,嘴里还喊着:“抓住他,抓住他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   大丑回身跑到姑娘面前,问:“怎幺回事?”

    那姑娘急喘着,指着前边那人,断断续续地答道:“他……他………抢了我的……包……里边的东西……”

    不等姑娘说完,大丑已蹿了出去,速度很快,嘴里大叫:“快抓逃犯。抓住有赏。”

    立刻街上热闹起来。老头老太太们吆喝着,有的在前边劫,有的在后边追。

    大丑身强力壮,越跑越快。没过多久,那家伙累得停下来喘气,见大丑上来了,拼命又跑。大丑喝道:“小子,别把你累死。”

    那家伙实在跑不动了,开口求道:“哥们,你放我一马吧。我把里边的东西分你一半还不行吗?”

    大丑一乐,说道:“我不要一半,我要全部。”

    那家伙大怒,突然抽出把匕首来。向大丑冲过来。大丑猛地一躲,在他屁股踢了一脚,那家伙收势不住,来个狗吃屎,实实在在的趴在地上,抢来的包握不住了,飞了出去。

    大丑上前,一脚踏在他背上,将刀夺过,嘴里大笑道:“小子,这下不蹦达了吧。一会儿送你见警察叔叔。”正说着,有俩警察已经跑过来。大丑将罪犯与刀都交给警察。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向警察讲述着案情。

    大丑拾起地上的包,好一会儿,那姑娘才过来。这时她已穿好鞋子,地上太热了,脚丫受不了,那是一双凉拖鞋,奔跑当然不合适,她追人时只好脱掉。她来到近前,大丑才注意到,这姑娘他见过,正是昨天自己在服装城报名时,负责登记的那位靓妹。大丑笑着将包还给她。她满面感激之情,欢呼道:“牛大丑,牛大哥,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    大丑问道:“你记得我?”靓妹道:“当然了。我的大脑如电脑,见你一次就记住了。”大丑很高兴有这样的靓妹记得他。

    大丑又问她的芳名,今天这是怎幺回事。靓妹说:“我叫杨小君,家在呼兰住。很久没回家了,今天想回去看看。坐车到这片,想进商店买点东西。哪知刚下车,那个该死的不知从哪里跑出来,抢了我的包就跑。我追不上,只好大喊。结果你出现了。你象成龙周润发一样棒。我好欣赏你。”说着,伸过红脣在大丑汗津津的脸上亲一口。

    周围顿时掌声如雷,喝采如潮。大丑感到很是不好意思。杨小君高傲地仰着头,一双明媚的大眼直在大丑脸上打转。

    大丑很自然地在她胸上扫一眼。今天她没有穿小背心,而是件红色的纱衣,见不到乳沟了。杨小君在他耳边低语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幺。等我从家回来,让你看个够。”

    想不到这女孩这幺大胆,大丑说道:“你误会了。”小君笑而不语。

    警察上来称讚大丑见义勇为,不畏强暴,是个有前途的好青年。警察要求两人去局里做个笔录。小君忽然一看手机,说道:“不行了,我得赶火车。”

    警察看过她身份证证,记下她的电话号码,才放她走。小君临走还笑着向大丑挤挤眼睛,说道:“牛哥哥,等我回来,我会报答你的。拜。”

    周围有人起哄道:“怎幺报答,要以身相许吗?”

    小君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就是给他当小老婆,你管得着吗。”此言一出,好多人张大了嘴。大丑已初步了解到此女的脾气,不以为然。

    去公安局做完笔录,有干警把他送出来,还想用警车送他回去。大丑婉言谢绝了,这还是免了吧,别叫人看见误会,以为我怎幺着了。

    找个地方吃了几块雪糕。稍稍休息,打算回厂,手机音乐响了起来,这是短信息的动静。打开一看,上边只有“CB”。大丑当然明白什幺意思。打上四个字回覆:“今晚有班。”对方返回一句:“不要骗我,我早查清楚了。你不来,我上你屋找你。”

    大丑没法,只好打上“CB”,再发回去。心说:我真不想干这种事,可我身不由己,我实在放不下她,谁知道哪天叫人发现了,他老公还不吃了我?

    想到今晚又有一场“好戏”,一场大战,一番销魂,下边兴奋得直顶裤子,若不是布料结实,大肉棒恐怕会出来放风。